文藝園地

  • 2017/08/24

    未名湖 賓四一言平眾議,未名自此響如雷。 百花灼灼沾朝露,眾柳依依拂我腮。 古塔昂姿迎日出,石魚翻尾踏波來。 觀書養性清佳地,不捨燕園久倚偎。   博雅塔 湖畔東南一小丘,丘阿博雅傲遭周。 名緣西氏今人惑,體泛遼風古意悠。 天際飛檐雲翼舉,水中靜影野鴨蹂。 湖偎塔倚無倫景,景慕芳名久注眸。   臨湖軒 待月臨風何古雅...

  • 2017/05/29

    川端康成早年寫過一篇文章叫《淺草紅團》。我從未讀過,但這個名字卻在腦海中揮之不散。想起“淺草紅團”這個詞,齒間便彌散開了一股烤糊了的焦香味,這香味是在細細咀嚼苦茶葉後產生的。這幾個字眼,像一小坨茶,在滑膩的温泉中沖泡開了,紅與綠正朝着彼此的方向洇開。 由此,我想到“淺草白團”。這不失為粽子的雅稱。綠衣裁剪,妥貼地裹着淨白的糯米,總有清香飄過。在我很小的時候,從未留...

  • 2017/04/07

    四月天,故鄉的各式花該上市了吧。 聽説集市上已是黃的黃、綠的綠、粉的粉、紫的紫……黃的玲瓏剔透,綠的翠色慾滴,粉的人面桃花,紫的輕紗似夢。黃的是金雀花,綠的是馬桑花、雞屎臭藥花,粉的紫的是玉荷花。 我是聽外婆説的,温軟的語氣中帶着一絲難以掩飾的孩子般的興奮。她當然不會如此臨摹描繪各種花的姿色。她以價錢、數量和味道來形容它們。於是,她所見所感的是好多好多價廉而味美、...

  • 2017/03/17

    幼時不愛桂花。只因它花小而簡單,沒有什麼用處。雞冠花可以撕開貼在腦門上假扮公雞;蒲公英花雖樸素,卻有毛茸茸的花球,可以迎風吹飛取樂;木芙蓉更不必説,那嬌豔的花朵別在髮髻,平添了幾分姿色。桂花呢?我實在想不出。 外婆似乎喜歡桂花。到了花開時節,會有農人攀折了桂花來賣。於是,外婆大包小包的菜蔬中就會混了三四枝桂花。她把它插在一個雙耳細頸錫瓶裏。在我的記憶裏,只有丁香和...

  • 2017/03/07

    我的祖母出身不好,生在有幾畝田地的“地主”家。她的父親是當時的國民黨縣黨部書記。建國后土改,每個村定了地主的指標。當時的昆明馬街農村,普遍都窮。家户間區別不大,大不過平日多幾口飯吃、過年多幾件衣服穿。比起吃了上頓沒下頓的人家,祖母家算很“富裕”。因了她父親的身份,最後成分劃定為“工商業兼地主”。帽子扣得很大,懲罰定得很重——所有家產一律充公。祖母清楚地記得,是當地的赤貧和...

  • 2017/02/05

    2016年12月22日清晨,北京天空湛藍,博雅塔清晰的身影倒映在已結有薄冰的未名湖面上。困擾北京五天之久的重度霧霾從空中散去,從人們心頭散去。但好日子僅過了三天,12月25日,霧霾又來了。2016年歲末2017年元初,霧霾接二連三地蒞臨北京,民眾在悲喜交替中過日子,以至於北京的有錢人逃離北京,更有錢的人逃往國外。 北京是一個霧霾多發的城市,在夏秋高温時節,地面炎熱,氣...

  • 2017/01/25

    雞年詠雞詩五首 張辛 一 漢緯稱精物, 禮書曰翰音。 祭神充尚貢, 陽出即高吟。 二 兼長五德美, 剛捷軼羣倫。 妙覺乃天賦, 節時徵本因。 三 朱冠映翠羽, 雙距似鋒芒, 勾喙金骹配, 曷須千里翔。 四 百嗜無如王蹠美, 淮南畜產作雲鳴。 作山食士惟句踐, 子路回頭伴聖行。 五 紅運...

  • 2016/12/28

    當代中國美術的創新發展,關鍵是要解決好兩大課題,一是古今融合,二是中西貫通。事實上,近現代以來,不少藝術家和美術史論家都對此進行了艱辛而可貴的探索,但從總體來看,至今仍未能形成成熟的理論體系和有效的方法論系統。當代中國繪畫之大道,就是要在汲取一代代藝術前輩們創造的積極成果基礎上,在古今融合和中西貫通這兩大課題上取得突破性進展,從而找到當代美術創新發展之“密鑰”。北京大學的劉小...

  • 2016/12/22

    前海與後海相連,合稱什剎海,據説是以前附近有十座古剎的緣故。 什剎海的白天是和緩而凝滯的,特別又逢上一個天氣不大晴朗的清晨。寒風嗖嗖地吹,結冰的湖面上擱淺着一窩窩晶亮的水。滑冰的人還沒有來,這薄冰大抵也是站不住人的。 街上賣冰糖葫蘆的、烤地瓜的、煮梨湯的、賣烤冷麪和煎餅果子的,都無人問津,滿目蕭索。只有人力車伕裹着黑夾襖,呼呼拉着車,噓噓吹着熱氣。 我漸行...

  • 2016/12/09

    小時候以為,彩虹只是一個美麗的傳説,我總無緣相見。 當然,我見過油畫棒畫的彩虹,水彩筆畫的彩虹,彩色鉛筆畫的彩虹……都是幼稚園小朋友的塗鴉,稚拙而認真。他們總是先勾出圓弧形的粗線框,再填充七彩顏色。紅橙黃綠青藍紫,一個也不能少。還要塗畫得實實在在,填充得不留空隙。一道一道,把顏色塗得很濃很深,好像彩虹是有質感的存在。 但,這終究不是真的彩虹。 沒想到,在麗...

  • 2016/11/21

    到了冬季,北京的天總陰冷冷的。那灰濛濛的天色,好似滾了一屋生火做飯產生的濃煙,怪嗆人的。可惜從早到晚,都只有濃煙的灰色,沒有生火做飯時候温熱的空氣。 天澄清亮堂得不算早。我摸黑下牀,掀開一角窗簾。窗外還是漆黑一片,只有街角的那一個磨砂殼罩路燈,在幽微泛着光,微弱得像螢火蟲尾部的瑩藍。空氣清冷得似乎結了冰,手指一伸,就會蒙上一層剔透的冰晶。這情形也出現在晚上。晚上從熱氣燻人...

  • 2016/11/20

    這些天都被這位女孩感動着。人們説她是英雄,是金孔雀,説她碧血長空,説她英氣長存……是的,她都是。但是,最讓我內心觸動的,卻是她的普通。 不用“仰望”,也不“遙遠” 雖然她飛的那麼高,但她真的不是一個遙遠的人。 餘旭生在四川崇州,那是個只有67萬人口、“四山一水五分田”的縣城。與無數80後同齡人一樣,餘旭生在一個平凡的家庭,條件並不好。父親常年在外打零工...

  • 2016/10/21

    秋,是個金色的季節,也是個熱鬧的季節。燕園裏的居民,大多數時日都是在金色紛飛的銀杏葉和金色焦香的烤紅薯的陪伴中度過的。秋漸深,葉漸黃,紅薯漸多。這時,你就可以説,燕園裏的秋熟透了,達到了一種飽和的狀態;這時,你儘可以去享受一年中難得的golden days。 在這樣的秋天,我喜歡打銀杏樹下走過。 初秋時節,總有那麼一兩片黃得不夠透徹澄明的銀杏葉擦過。葉的根部很綠,...

  • 2016/10/13

    我似乎從小就懂得思鄉之情。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兩句詩,我一直是用着低沉而悠遠的調子朗讀的。用不着舉頭復又低頭,我只需一閉眼,春水般綿稠、秋霜般凝重的愁思便已經漫上心頭。 初中時候,我對於諸如惆悵、傷感、憂愁、悵惘一類的字眼極其敏感也極其喜歡,鄉愁是最自然親切的話題。當時提筆落筆離不了一個“愁”字。彷彿沒有了“愁”,文字就了無聲色、平淡無味了,甚至也就沒有了...

  • 2016/09/30

    我走過, 春, 秋, 冬, 夏, 卻走不過, 你的眼。 北大,永遠的永遠。再見的再見。 ——題記 燕園四載,細細想來,記下的盡是些好的時光。那是在平淡的日子裏燕園最尋常不過的小影小像。然而,那些尋常的草木、情節和畫面,卻讓你無論在何時想起,都會不禁嘴角上揚,歪着頭遐想上半天。末了,輕輕嘆息,“要是能回去,那該有多好”。 這種...

  • 2016/04/26

    狄更斯説過,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智慧的時代,這是愚蠢的時代。 在《瘋狂動物城》裏,動物們也經歷着最好與最壞的時代。 他們的城市已經現代化,他們已脱離野蠻的狀態,沒有食肉動物與食草動物的追逐與殺戮,法院、警局、商店以及五花八門的廣告構成了這個世界,組成了這個時代。 但是,這個世界並非十全十美。在充滿文明與秩序的同時,這裏還有欺凌,還有歧視,還有各式各樣的不公正。...

  • 2016/03/16

    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政協委員許欽松建議對動漫作品實行分級管理,按照適合觀看的年齡段劃分動漫等級,再次引發動漫分級話題的熱議。 近年來,我國的動漫產業迅猛發展,很多青少年儼然成為了“二次元”產品的忠誠粉絲,不少成年人也對動漫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然而,在繁榮景象的背後,分級管理制度的缺乏依然是我國動漫產業發展的短板。 許欽松表示,我國動漫面臨着良莠不齊的情況,缺乏核心競...

  • 2016/03/12

    2016年3月19日是張龍翔先生誕辰100週年。我很慶幸在大學本科學習和畢業後留校任教期間能夠師從張龍翔先生,從先生處獲得許多終身難忘的教益。張龍翔先生與沈同先生一起建立了我國第一個生物化學專業,他曾擔任生物化學教研室主任、生物學系副系主任、自然科學處處長、北京大學副校長、校長。他是一位敬業、開拓和務實的好導師、好領導、好校長。 敬業緣於理想和抱負 張龍翔...

  • 2016/02/17

    彭銘利獲獎作品《新學年》 彭銘利,1962年出生,湖南人。求學於湖南師範大學美術系、清華大學美術學院。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工筆畫學會會員。文化部現代工筆畫院畫家、國家畫院劉大為工作室訪...

  • 2016/01/11

    猴年詠猴絕句三首 一 屈奇由造化, 自古稱王孫。 察慧並輕迅, 形乖而不純。 二 沐冠終蟲質, 緣升本性資。 鼠服須爪利, 牛載一何遲。 三 體似終無禮, 丹脣而獸身。 纓牽討喜興, 畢竟是親鄰。 小注: 1、 屈奇:瑰異,奇怪。《文子·符言》:“老子曰:‘聖人無屈奇之服,詭異之行。’”王延壽《王孫賦》:“原...

  1 2 3 4 5   選擇第